寶能集團已經加入進來,并占據大股東地位,整個交易對價約為60 億元。具體股權結構尚不清楚,雙方合計占比99%。若寶能集團成為大股東,需支付約30 億元。

  

21.jpg

  僅僅過了一個多月,深陷債務風波的中國城市建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城建”)大股東名單又有新加入者,新加入者為處于“寶萬之爭”旋渦中的寶能集團。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獨家獲悉,6月7日上午,寶能集團、北京惠農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惠農資本”)、中國城建簽署合作協議,寶能集團、惠農資本將聯合控股中國城建99%股份,寶能集團為大股東;剩余1%由中國城市發展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城研究院”)持有。

  就在一個多月前的4月25日, 中國城建突然發布《中國城市建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現狀介紹及最終實際控制人變動的公告》(以下簡稱《公告》),公告中稱,中國城建的控股股東、管理層均發生變更。此前,中國城建為原中國房地產研究會100%控股,現在變為惠農資本持股99%,原中國房地產研究會旗下的中城研究院持股1%。

  4月25日的《公告》令市場及中國城建債權人震動不已,在債權人看來,中國城建此前是央企,現在突然變身為民營企業,償債能力令人擔憂,被視為債市“黑天鵝”。由此導致的結果是評級機構下調中國城建信用評級,2014年通過香港子公司中城建國際工程有限公司發行的25億元、三年期點心債暴跌,收益率飆升至逾13%。

  中國城建由此陷入危機,情急之下向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發去一篇名為《關于穩定企業金融局勢避免債權人動亂的緊急請求》的求救信,希望金融穩定局協調金融機構,避免抽貸。

  對于市場的回應惠農資本始料未及。中國城建新晉控股股東惠農資本高級合伙人萬洪春對中國房地產報記者表示:股權交易不會改變企業基本面,但信息不對稱造成外界擔心,會影響企業的現金流,這就可能影響企業基本面。“我們進來是想做事情,還帶來了PPP產融結合的新模式,中國城建要轉變發展戰略。”

  只是不為人知的是,中國城建的股東結構并未就此確定,中國房地產報記者獲悉,寶能集團已經加入進來,并占據大股東地位,整個交易對價約為60億元。具體股權結構尚不清楚,但萬洪春確認寶能集團加入,雙方合計占比99%。據中國房地產報記者測算,若寶能集團成為大股東,需支付約30億元。

  變動的股東

  《公告》顯示,中國城建股東發生變化,惠農資本成為控股股東。但投資人對公司股東變動一無所知,在此前的金融信息終端WIND資訊債券信息里,中國城建的備注描述是“中央國有企業”,此舉意味著中國城建突然由央企變為民企。

  4月26日,聯合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合資信”)決定將中國城建列入下調信用評級觀察名單。在變更前一周,中國城建在境外唯一發行的點心債,一度由3月底的97元跌至88.99元,買價收益率飆升至16.0954%,創下紀錄最低。

  惠農基金此番設想并未向外界透露,收購中國城建也未提前發布公告,由此導致債權人恐慌。“我們沒有做好,但我們未來會規范自己的行為。”萬洪春無奈地表示。

  但中國城建股東變化并未就此結束,中國房地產報記者獨家獲悉,中國城建股東及股權結構再次發生變化,寶能集團加入到新股東行列。

  中國城建總裁助理張帆表示,惠農基金不會單獨占99%股份,而是和寶能集團共同占有,但具體股權比例尚不清楚,會在近期內確定,并對外公告。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向寶能集團方面求證,對方未予回復。萬洪春提及寶能集團加入的原因時表示:“這與其發展空間、戰略、成長有關。”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了解到,此次交易對價約為60億元,寶能與惠農資本合計占99%股份,若寶能集團占據大股東地位,則需支付的價格約為30億元。

  對此,新城控股高級副總裁歐陽捷表示,“目前還是資產荒,好的資產很難找到而錢太多。關鍵是寶能的錢從哪里來?如果是保險資金,成本很低,試水PPP未來還是有機會的。如果不是低成本的資金,對于追求更高回報率來說,PPP恐怕不是最好的選擇。”

  股東頻繁變動背后

  股東變更事件引起中國城建數只債券劇烈波動,其中2014年7月3日發行的25億元點心債更是暴漲暴跌。5月,中國城建向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發去“求救信”。在信中,中國城建表示:“我們沒有金融違約、償還能力正常、企業健康,變更股東不是‘失信’、不是‘過錯’,懇請貴局協調有關各方不要違反協議,從維護社會安定局面出發,避免造成巨大金融資產損失。”

  宏源證券債券交易部研究主管何一峰認為,向央行金融穩定局求救這一行為本身說明了中國城建的債務已經達到違約級,存在高風險。

  對此,萬洪春表示,點心債開始暴跌時金融機構開始收緊對中國城建的貸款,為穩定企業金融形勢才向央行金融穩定局發了文件。“我們給穩定局的是很正常的文件,任何企業如果金融機構只收不貸肯定會造成現金流枯竭。現在金融機構那邊已經緩和了。”

  “我們正在積極籌款還錢。”張帆告訴中國房地產報記者。中國城建5月9日決定提前贖回原應于2017年到期的25億元點心債。

  據中國房地產報記者了解,中國城建債務主要來自發行的企業債券。根據中債資信提供的數據,中國城建存續債券一共有11只,合并口徑存續的境內境外債券合計196.5億元。其中,“15中城建SCP005”超短融產品和“11中城建MTN1”中票產品將分別在2016年6月15日和12月9日到期,合計金額35億元。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獲得的中國城建財務報表顯示,2015年,中國城建資產總額1033.33億元,營業收入246.07億元,利潤總額17.78億元,全部債務496.75億元,其中短期債務241.09億元。截至2016年3月,中國城建現金類資產為57.22億元。

  “中國城建財務問題比較嚴峻,業務發展也并不理想。”一位熟悉中國城建的人士表示。

  中國城建對外介紹稱,集團注冊資本為人民幣30億元,主要在全國范圍內進行房地產開發經營、工程施工、裝飾裝修、道路橋梁、園林綠化工程等,以及建筑材料等進出口經營權。

  目前,新晉控股股東惠農資本對中國城建能提供多大程度的支持是投資者關心的問題。由惠農資本獨立管理的惠農基金是由中國長城資管、工商銀行和國開證券等共同出資的專業性基金。萬洪春告訴中國房地產報記者,惠農基金旗下擁有18只基金,管理250億元資產。

  不過,萬洪春表示,惠農資本在2009年時就與中國城建有業務往來,惠農資本在國家推動PPP模式中發現了機會,決定控股中國城建,形成產融結合新模式,改變中國城建目前的狀況。

  按照發展計劃,惠農資本、中國城建與地方政府組成“聯營體”,聯營體下設有項目公司,由惠農基金募集社會資本,利用中國城建這一實體產業平臺,承接地方政府PPP項目。“中國城建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轉型,以此模式會使拿項目的能力提高,企業會實現良好的發展。”萬洪春表示。

  中債資信評估有限責任公司工商企業二部分析師蔣盛文認為,近期中國城建發生了一系列重大變化,除實際控制人變更外,還有多家子公司的股權處置,且前述事件初次公告時并未有完善的信息披露,導致市場對其影響了解不足;從中國城建報表來看,其債務負擔很重、短期債務周轉壓力大,加上市場負面傳聞,短期內對中國城建的再融資將造成一定影響,而新的實際控制人能為其帶來哪些支持尚未明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