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新东方及腾讯两棵大树的新东方在线,即将踢出挂牌上市的临门一脚,更大的挑战正在到来。

  捷足先登。

  在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8个月之后,新东方在线最终确定将在2019年3月28日登陆港交所挂牌上市。而先于新东方在线递交招股书的另一家在线教育公司沪江,还迟迟未有上市的进一步消息。

  新东方在线成立于2005年,是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的控股子公司,旗下有三大核心在线教育业务,分别面向大学、K12及学前三个学龄段。新东方集团为新东方在线第一大股东,持股66.72%;腾讯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2.06%。

  早在2017年3月,新东方在线还曾在新三板挂牌,但挂牌未满10个月,?#22836;?#24067;公告称,因自身业务发展和战略规划调整的需要,申请终止挂牌。2018年2月14日,完成摘牌。

  本次转向香港IPO,新东方在线共将发行1.65亿股,募资16.8亿港元,最终每股定价为10.2港元,位于此前指?#25216;?#26684;区间9.3港元至11.1港元中位,对应2019年5.7倍市销率。中金公司、花旗和摩根士丹利是本次发行的联席承销商和全球协调人。

  在成立之初的十多年,新东方在线其实一直发展平平。2016年到2019年,新东方在线经历了大?#29420;?#26023;的改革,也是在这期间,俞敏洪对新东方在线的战略定位发生变化。

  多知网编著的《培训行业这一年·2018》一书?#34892;?#36947;,在2018年3月和4月,俞敏洪连续数周约当时的新东方在线CEO孙畅详细面谈。最终商讨的结果是,新东方要构建“双?#25945;?#25112;略?#20445;?#19968;个线上?#25945;ǎ?#19968;个线下?#25945;ā?#32447;上,即新东方在线;线下,即新东方学校。

  如今,新东方在线被视为新东方发展互联网教育业务的核心阵地,两者紧密协同。而当时俞敏洪的另一个备选方案是,新东方在线作为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独立发展。

  “上市意味着全新的起点。上市后新东方与新东方在线将继续保持紧密协同,同时也要求新东方在线接受更加公开的挑战和考验。”新东方在线联席CEO孙东旭近日在一次路演活动中如是称。

  

坐享天时地利

 

  背靠新东方和腾讯两棵大树,新东方在线的日子过?#27599;?#35859;滋润。

  根据2019年2月3日新东方在线更新的最新招股书,2016财年、2017财年、2018财年(注:新东方在线的财年为前一年6月1日至当年5月31日)营收分别为3.34亿元、4.46亿元、6.5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41.66%。截至2018年11月30日的前六个月,公司总收入为4.7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45.42%。

  值得关注的是,在所有财务公开的国内在线教育公司中,新东方在线是唯一一家已经实现盈利的公司,其在2016财年、2017财年、2018财年的净利润分别为5955万元、9221万元、8203万元。

  同时,新东方在线的毛利率也一直保持着?#32454;?#27700;平,2016财年和2017财年的毛利率分别为67.4%和68.0%,这在一片亏损的在线教育企业中相当罕见。

  在多鲸共赢基金合伙人葛文伟看来,现在很多在线教育公司,一上来连毛利都没有,而新东方在线能够实现盈利,且能保持?#32454;?#27611;利率,主要归功于以下三个方面:第一,新东方集团的品牌背书为其贡献?#21496;?#22823;的生源红利,因此不必大笔烧钱获客;第二,新东方与新东方在线共享师资、教研等资源,师资的产能比其他新创在线教育公司高;第三,新东方的品牌号召力使得其更有议价能力,比新品牌更有定价权。

  最近三四年,新东方集团线下业务与新东方在线互联网业务的紧密结合,让新东方在线发展尤其迅猛。

  据一位?#26412;?#26032;东方前市场总监透露,为了寻求在线教育业务的突破,俞敏洪在过去的4年多时间率领新东方做了很多结构性的调整和公司管理变革。

  为了打通线上线下资源,俞敏洪在新东方整个集团做了KPI考核的捆绑和结构性重组,很多业务条线的负责人既是线上业务的负责人,也是线下业务的负责人。比如新东方在线K12事业部总监朱宇,同时也是新东方线下学校优能1对1?#26869;?#30340;总监。

  在过去的职业经历中,朱宇曾用不到2个月的时间,实现招生人数60倍的增长,帮助新东方利润率翻倍。同时,也是他发起成立东方优播,通过互联网为三四五线教育不发达城市学生提供K12名师资源。

  此外,为了能够与地方学校负责人深度捆绑,以使之能够持续为新东方在线输血,提供优?#22763;?#31243;和师资,俞敏洪把股权激励与运营机制进行了紧密结合。不仅如此,新东方集团员工持股比例也非常高。

  在2月更新的招股书中,新东方在线又提拔了新的人才。新任孙东旭为联席CEO,与执行董事、联席CEO孙畅共同管理公司业务。孙东旭2007年加入新东方,历任合肥新东方学校校长、西安新东方学校校长、新东方中国西北区区域总裁等职位。

  调整的效果显而易见,对比沪江和新东方在线的招股书更能说明问题。

  2017年沪江获取一名正式课程学?#32972;?#26412;为2006元,而新东方在线在同类课程的获客成本仅为133元;新东方在线2017年的研发投入仅为7560万元,而沪江2017年研发支出高达2.3亿元;2017年沪江的销售及推广支出为5.89亿元,新东方在线为1.33亿元,沪江的支出?#36127;?#26159;新东方在线的4.5倍。

  在中文在线文化教育产业投资基金投资总监沈圣易看来,这样的业绩或将为新东方在线带来不错的股价表现。

  在港股市场,目前尚无?#30475;?#30340;在线教育企业上市,如果新东方在线在港股上市,可?#26376;?#20808;获得市场的估值溢价,再加之新东方在线是目前鲜见已实现盈利的在线教育机构,此标的具有一定的稀缺性。

  此外,港股的民办教育企业市场较为成熟,这也能给教育企业相对合理的估值。

  

隐忧或将外化

 

  虽然新东方在线当下业绩已属可观,但细究其招股书会发现,业务层面依?#27426;?#26377;隐忧。

  根据招股书信息,截至2018年11月30日的前六个月,新东方在线营收4.78亿元,同比增长45.42%,但净利润却减少至3620万元,同比?#38470;?9.87%。

  与此同时,新东方在线的线上?#25945;?#25512;广、营销活动等开支也在增多。截至2018年11月30日的前六个月,公司营销开支总计约1.53亿元,?#20808;?#24180;同期增长了244.79%。其中,大学及K12分部的线上?#25945;?#25512;广活动和广告费支出由2017年6月~11月的2970万元增至2018年同期的10900万元。

  新东方在线营收主要来自大学教育及K12教育。大学教育目前贡献了营收比重的约70%,而这也是新东方在线最成熟的业务。2015年,新东方在线在大学教育业务的基础上,推出了K12课程设置。

  在K12业务中,设有双师大班直播课?#25237;?#26041;优播单师小班课两种模式。双师大班直播课?#35752;?#25171;一二线市场,东方优播单师小班课主打三四线市场。

  东方优播单师小班课的获客方式主要是线下门店。在三四线甚至更为下沉的城市,东方优播设有线下体验店,但仅负责产品展示,没有教学功能,主要用来获客。截至2018年11月30日,东方优播?#25945;?#22312;全国14个省份51个城市建立了线下体验店。

  ?#27426;?#26032;东方在线K12业务的毛利率在?#27426;舷陆擔?#20174;2016财年的62.1%一直?#38470;?#33267;2018年11月30日止六个月的16%。

  沈圣易告诉《中国企业家》,新东方在线的业务表现与新东方集团的业务表现密切相关,新东方集团2018财年K12营收是超过留学业务的,包括优能中学?#22242;?#27873;少儿英语?#23478;?#23454;现50%左右的增长,“线下的高增长一定会反哺到线上的”。

  此外,据前述新东方前市场总监透露,K12毛利率的?#38470;?#26159;战略性的,与当前在线教育在该学龄段渗透率低及公司的打法有关。

  K12业务线上线下总负责人朱宇有自己的计划,目前线上K12主要针对线下还没?#21754;?#21040;的三四线城市,与线下K12业务错位互补,比新东方的线下学校更下沉,因此线上K12业务还在持续投入的阶段。

  与此同时,教育培训行业也存在季节性亏损。

  因为行业竞争激烈,K12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都会利用低价的暑期短训班来蓄水,而利?#20204;?#23395;长期班来盈利,这在?#21040;?#24050;成为一套标?#21363;?#27861;。

  “朱宇过去主导线下K12东方优能的增长,就是用的这个套路。?#22791;?#25991;伟告诉《中国企业家》。

  在学前业务上,新东方在线旗下幼儿英语培训品牌“多纳?#20445;?#30446;前?#28304;?#20110;亏损状态。

  2017年,新东方在线推出多纳外教直播学堂。财报显示,多纳在2018财年营收约1092万元,只占总营收的1.7%,亏损364万元。

  前述新东方前市场总监认为,多纳的亏损主要归因于新东方在线业务拓展的节奏,学前业务是第三阶段发力的产品。

  从大学教育到K12,再到学前教育,新东方在线采用的打法均是,先在一个品类上做出壁垒,做出现金流,再扩张到下一个,目前K12是其主要发力点。

  兰迪少儿英语创始人李晶告诉《中国企业家》,目前在线少儿英语普遍亏损,原因包括以下两个方面:其一,在线少儿英语业务本身需要进化,该业务对于学习过程的管控,以及确保最终学习满意度等方面仍不成熟,这直接拉低了?#31361;?#30340;留存时间,进而影响到?#31361;?#29983;命周期的价值;另一方面,获客成本居高不下,行?#36947;?#19981;少公司获得了大笔融资,大家都在烧钱,在单位?#31361;?#20215;?#24471;?#37027;么高的情况下,获客又那么高,亏损是必然的。

  根据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总营收计,2017年,新东方在线为中国最大的综合线上课外辅导及备考服务供应商。但即便如此,其在中国在线课外辅导及备考市场总营收中的占比仅为0.63%。由此可见,在线教育行业高?#30830;?#25955;,竞争激烈。

  新东方在线即将踢出挂牌上市临门一脚,挑战正在到来。

  就目前而言,能否在扩大付费?#27809;?#35268;模的基础上,逐?#25945;?#39640;K12业务毛利率,同时力推多纳业务从VIPKID等劲敌重围中?#32972;觶?#25110;将成为决定新东方在线未来走势的关键。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