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适合生活的城市,装不下自己的灵魂,适合生活的城市,装不下自己的野心。

  1

  互联网公司不再迷恋北上广

  在移动互联网大潮中,二线城市唯恐再错过新浪潮,科技企业从高成本的一线城市回流,设立第二总部成为这些城市的新机会。从前两年的大数据、AR、VR,到近两年的人工智能、量子计算,二线城市积极拥抱互联网和?#24405;?#26415;。

  随着科技公司规模的扩张,同时以北京为代表的一线城市生活成本提高及产业调整,二线城市成为科技公司设立第二总部的新选择。类似武汉、成都这样的新一线城市,争夺科技公司第二总部聚集地的竞争趋于白热化。

  2007年,腾讯在成都天府软件园中,买下两栋楼,建立成都分公司。十年之后,坐落于此的腾讯天美工作室打造了全国爆红的《王者荣耀》。天府软件园见证着成都互联网发展的轨迹,最近几年,它是成都“手游之城”的名片。

  2009年,阿里进入成都,并宣布在此建立研发中心,投资1亿美元,成为四川互联网行业当时最大的投资项目。

  时过?#22478;ǎ?#36825;些?#24405;?#25152;引发的讨论已逐渐消声。再?#25105;?#21457;“互联网逃离北上广”这一话题,是在2017年10月,小米CEO雷军宣布将在武汉建立小米的第二总部,总计将投资230亿元。

  最近几年,在成都、武汉等二线城市(也被称为新一线城市)落户或建立分部的互联网企业包括:腾讯、阿里巴巴、小米、字节跳动、小红书、趣店,不?#27426;?#36275;。

  武汉光谷相关负责人曾公开介绍,目前互联网企业第二总部首选地已成为光谷新名片,小米、科大讯飞、奇虎360、海康威视、58企服、丰巢科技等数十家知名互联网企业已在此设立第二总部或研发中心。

  随着这股互联网公司大迁徙的潮流,很多人选择离开北上广。

  “到二线去,还是继续北漂?”

  包括小米、BAT在内的北京大多数科技公司不解决新入职员工的北京户口。截止到2018年尾,北京积分落户数据公?#36857;?#20854;中小米公司有8人获得北京户口,滴滴有9人。

  南迁的大公司提出的员工政策对80后已婚已育且在京没有户口的同事还是有吸引力的,特别是湖北籍、四川籍的同事。

  大周是在广州混迹八年的程序员,在18年年末,他选择回到家乡成都,在他背后是大批互联网“大龄程序员”的共同选择。

  北上广一线城市的竞争、户口、生活成本,使这些已经成家的程序员们考虑“逃离?#20445;?#22238;到二、三线城市。

  提升他们“逃离”意愿的另一个原因,是互联网行业在二线城市的快速发展。“以前回家,感觉和北京、广州的互联网环境没法比,在发展阶段、能力上,都落后两三年,”大周感慨,“大概从2年前吧,差距越来越小,现在几乎是同步的。”他坦承,行业环境的变化,使他在抉择“去与留”时,减少了顾虑。

  如果说,大周表达了部分互联网从业者的心声,他的前前东家趣店“南迁?#20445;?#21017;代表了部分互联网企业的选择:出于成本、政策等多方面考虑,将公司总部迁往二、三线城市,或是在当地建立“第二总部?#34180;?/span>

  出来混,无非都是为了挣钱,娶妻生子,寥寥一生,哪里更容易活下去,就选择哪里。

  很多人不相信“物竞天择,适者生存?#20445;?#20182;们更愿意相信“打不过就跑?#34180;?/span>

  2

  埋头苦干,顽?#24247;?#25239;

  很多人从北京、上海等地的大学毕业之后,选择留在了那里,而没有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总觉得趁着年轻,去远方干一番,就算失败了,回家也没什?#21019;?#19981;了,毕竟咱也是混过大城市的人。

  很多?#21496;醯迷?#21271;京、上海可以看到未来,能看到我自己每天在进步,在北京能够增长见识,开拓眼界,转变思维,同时也是能力的提升。在自己的家乡,每天三点一线,朝九晚五,夕阳落日,日子简单有规律,虽然不愁吃穿,但总觉得这样的日子太过安逸,激荡的心无处安放,不如放下包袱,逃离舒适圈,去大城市闯一闯,走四方。

  即使在外部受到皮肉之苦,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也要满足心理需求,不愿意在小地方窝着,委屈自己的野心。

  在小城市拼爹,还不如去大城市拼命。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很多人带着这种念头,相信单?#25269;站?#20250;变摩?#23567;?/span>

  历史的车?#27490;?#28378;向前,现实的巴掌?#20061;?#25171;脸。

  拥有王校长扶持的熊猫直播都倒闭了,曾经不可一世的?#19979;?#20063;被各种击杀,滴滴忙着?#36855;保?/span>

  京东忙着优化,知乎?#25237;?#40060;也大变脸。

  年轻人们再一次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道选择哪条路,苦苦寻找坚持下去的理由。

  阿全来上海二年多了,他没给自己留下太多休息的机会,即便是外出,?#19981;?#38543;身带上Mac和kindle,不愿耽搁计划内要完成的写作与阅读,各种技能提升的网课他都认真学习、记录。有时候,他?#19981;?#26377;很多人羡慕,有人说:你总是在路上,马不停歇,热血满满去实现自己一个又一个梦想。当你习惯了高压快节奏的生活,总觉得,停下来一秒钟,就会被淘汰。

  但人不是铁打的,不能长时间禁受住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二十多岁的年?#20572;?#22235;十多岁的身体。?#24515;?#20040;一?#24067;洌?#30495;的有些熬不住了,想放弃。

  互联网?#36855;?#28526;、解散潮、倒闭潮让那些潮水中的年轻人再度迷茫。每天投简历、面试、准备下一场面试,焦虑和不安齐聚心头,不敢告诉家里自己在外过得有多?#37327;啵?#25253;喜不报忧的背后又有多少?#20102;?#33510;辣。

  3

  天下之大,?#26410;?#26159;我家?

  很多人认为北上广深是很矛盾的城市。虽然城市很有温度,愿意?#25340;?#27599;一个来的人,给大家同等的机会,但是也很冷漠,因为在这里,落脚太难,很多公司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给你机会,希望你快速成长,逼着大家大踏步前进。

  很多年轻人?#21019;?#22478;市之前没想?#36855;?#36825;里呆多?#33579;?#26410;来要去哪里,明知道这些大城市留不下自己,但只想当下活的潇洒。痛则不通,通则不痛,自己要承受的?#38383;?#21482;有自己清楚。

  曾经有人在网上发起一个提问:互联网产品经理离开北上广,回家你会干什么?

  有一个回答很有趣:早上摆摊卖热干面,晚上在饿了么外卖小龙?#28023;?#21608;末没事开开滴滴。

  这就是有些互联网人对未来憧憬的现状。

  珊珊-湖南人在上海-产品经理

  上海有一个特点,就是它真的太大了。也正是因为大,这里特别适合一个人生活,你想隐形就能隐形,想不见谁就真的再也遇不到了。很多?#21496;?#24471;这是孤独,但对我?#27492;擔?#36825;就是自由。虽然很无情,但我很自由。

  大妮-河北人在北京-运营

  我还没有奋斗成自?#21512;?#35201;的样子,离开北京?不知道家乡可以提供给我什么,至少现在我还不能走,因为我还不是强者,还没有达到口吐温言,手握大棒的境地,没有良言,赢不了世道人心;没有大棒,活不到游戏下?#36824;亍?#25152;以我不能走!

  社会上人们说的北漂,没有归属感,无依无靠,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我没有这种感受,可能是我独立的早,?#37096;?#33021;是我内心强大,管他呢,待在北京,就有一刻的欢喜。

  老张-辽宁人在深圳-程序员

  在深圳十几年了,我觉得留在这儿已经成了我的一个责任,为了?#26790;野?#22920;在村里觉得荣耀,也为了让街坊四邻的孩子有个榜样。说起来挺虚荣,可我想还是有点?#20040;?#30340;,即便他们来到深圳时发现,我在这里也不过是最普通的上班族,我也高兴。

  北上广让他们痛苦难过,但他们打心底里爱这个城市。

  谁不是笑着?#28404;?#25152;谓,又偷?#30340;?#30524;泪呢!

  4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

  每年毕业季,无数怀揣着互联网梦想的青年?#20449;几?#21271;上广深,那是他们心中的圣地,是实现梦想的舞台。每年春天,又有多少不?#20351;?#19988;的热血青年背井离乡,朝着自己心中的大城市进发,带着全村的希望,实现自己的价值。

  现实不会给任?#25105;?#20010;有梦想的人留情面,很快他们就会发现,自己不过是万千“蚁族”的一员,只是一枚?#27426;?#22312;木头上的螺丝钉而已,想象中的激情澎湃的青春变成了拥挤的地铁和?#24049;?#30340;雾霾。而当他们发现?#32771;?#19978;涨速度?#20154;?#20204;工资上涨速度还快,自己要不吃不喝就算不吃不喝也需要40多年才能付得起房子首付。

  除了?#32771;郟?#25143;籍是另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2018年北京常住人口2170万,但户籍人口只有1345万,超过800万人在北京生存,却一次又一次被一纸薄拒之门外。我们只能成为留在北京的人,很难成为北京人。

  有人说,?#24515;?#21147;在北上广安定下来的人才有资格说逃离,而自身承受不住压力的人实际上是遣送。话虽直接,但有道理。

  也有人说,因为房子和户籍,一线城市80%的年轻人注定在青春?#23395;?#26102;黯然离场。

  最后,他们来到机场和车站,向这座城市做最后的告别。与此同时,一些更年轻的姑娘小伙刚刚出站,他们满怀憧憬地看着眼前的高楼大?#33579;?#23601;好像自己当初的模样。

  年轻的时候靠梦想,但是到了三十几岁而立之年,梦想几近破灭的时候,大城市对他们?#27492;?#36824;是那样的冰冷。

  地铁是越修越多了,但是自己租住的?#35838;?#36317;离市中心却越来越远。

  从三环,到四环,到五环,到五环外……现在,要住到昌平县城去了。

  上班八小时,路上四小时,恐怖的通勤时间让年轻的小伙子想要放弃自己深爱的互联网行业。

  打电话给爸妈说:“我在望京,‘都挺好’。”撂下电话,回到现实:我在北京快熬不住了。

  “实在不行,就回来吧!”很多人在现?#24471;?#21069;低头认错,含泪离场。

  留下的就继续熬,离开的也体面,不?#20960;海?#37027;些年。

  对于北上广,说说你的感受?

  欢迎评论区留言,与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