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晓东一直认为,填完贾跃亭的“坑?#20445;?#26131;到就可以不亏钱。

  风雨飘摇的易到,又一次置身阴霾之中。

  据36氪3月26日报道,最近两天,易到已陆续通知员工们办理解除?#25237;?#21512;同的?#20013;?#28041;及人员达三四百人,此前易到有员工500人左?#25671;?#26131;到内部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最后公司只会留下100多人,裁员赔偿为N+1,但写的是欠条,?#20449;?月底发放。

  同是在3月26日,易到大股东韬蕴资本和乐视控股出现在法庭上。据媒体报道,乐视控股于2019年1月对韬蕴提起诉?#21916;?#36827;入司法程序,称韬蕴资本?#20004;?#26410;向乐视方支付任何交易?#32422;垡约?#23436;成抵债等协议约定的义务,?#36158;?#20102;涉及金额几十亿元的经济纠纷。但韬蕴资本方面?#28304;?#24182;不认同。今天已是这起诉讼的第二次开庭,之后就是等待判决。

  接下来,易到将往?#26410;?#21435;?

  3月19日,《中国企业家》记者在?#26412;?#19987;访了韬蕴资本董事长温晓东。他倚在座椅靠背上抬头看?#35834;疲?#19981;知如何描述易到给他带来的影响,陷入几秒钟的沉默。

  如果不是因为易到,温晓东或许不会受到这么多关注,可?#32422;?#32493;低调地做投资。但在韬蕴资本成为这家网约车先行者的最大股东后,温晓东和韬蕴资本的命运便颠簸了不少,接连被易到司机无法提现、公司搬迁和融资传闻送上头条。

  当时易到裁员的消息已经传出,在接受采访时,温晓东回应:“易到有500多人,这是根据过去单量很大的时候进行的人员配置。我之前一直没有调整,维持现状,希望给它找个?#24405;摇?#20294;是现在我希望这家公司回到创业公司的状态,我们要以创业者的身份去思考问题,就必须做一些必要的动作。”

  目前来看,他所说的必要的动作之一,就是将易到的员工规模?#36710;?#32422;80%。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作为投资人,温晓东感觉?#32422;?#24050;经达到了极限。“我用一个比喻,我就是一个短跑选手,然后你让我跑10000米,虽然现在我离终点只有500米,但是对不起我跑不动了。”

  他决定换个身份。3月上旬,易到CEO巩振兵离职。据《中国企业家》了解,如果不出意外,温晓东将出?#25105;?#21040;CEO。

  谈到易到跟他的关系,他说有时感觉?#32422;?#23601;像一个无辜的继父。现在,他要从投资人转变为创业者,左手经营,右手融资。如果顾不上经营,就等于“没坐在牌桌上?#20445;?#27809;人认真去谈融资。

  说起这些转变,温晓东语气?#20132;海?#20294;在谈到贾跃亭时,温晓东显得激动很多。

  2017年9月在香港,是他和贾跃亭最后一次见面谈判,但最终不欢而散。

  当时他发现易到的负债超过贾跃亭?#20449;?#30340;23亿,“贾说没问题,我来还,但你要签代?#20013;?#35758;?#20445;?#37027;次谈话很不愉快,在香格里拉,我是摔门走的”。

  他称从那之后,再没跟贾跃亭直接联系过,而是通过其他人从中联系,“我把谁不当朋友,我就把微信、联系方式都删掉了”。

  恩怨之外,易到和韬蕴的现?#24213;?#20917;已经堪称危急。易到进行裁员,韬蕴资本让部分员工回家办公,两家公司?#21450;?#31163;了原来的办公地点。还有司机在到处打听,他们究竟搬到哪里去了?

  虽然置身风口浪尖,但温晓东还是想极力保?#20540;?#35843;。他很少接受采访,网上很难找到他的照片。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当天,他穿了一件宽松的卫衣,高高瘦瘦,戴着副眼镜。当问他能不能拍照时,自称80后的温晓东推辞说形象不好,不接受拍照。

  一位韬蕴的员工形容他“年轻,而且很聪明”。一位易到的员工却担心作为外行的温晓东,如何经营好易到?

  以下是温晓东接受《中国企业家》?#21448;?CE)专访部分内容:

  “易到合理估值在150亿元左?#25671;?/span>

  CE:易到融资有新进展吗?最近有消息说易到在寻求新一轮25.5亿元融资,投资人可能是恒大,估值50亿元。

  温晓东?#27721;?#24658;大聊过,但只是聊过。

  我们最近确?#30340;?#21040;一个TS(投资意向书),当时我把这个发在朋友圈,其实只是想让公司的同事看一看。结果不知道为?#35009;?#23601;流传得到处都是。最近发生过很多这样的事情,我发个朋友圈就变成新闻了,莫名其妙变网红。

  CE:?#35009;?#26679;的条件会接受?

  温晓东:我认为易到的合理估值应该在150亿元左?#25671;?/span>

  CE:韬蕴资本2017年宣布控股易到时,易到估值在40多亿元,你为?#35009;?#35748;为它现在估值可以到150亿元?

  温晓东:这个行?#36947;?#25152;有玩家都在亏钱,易到是很另类的,我一直认为我填完贾跃亭的“坑?#20445;?#23427;就可以不亏钱。

  CE:哪里另类?

  温晓东?#21495;?#21333;逻辑就不一样。?#27809;?#21457;起需求,给司机派单,确实效率更高,但在大城市是反人性的。你需要让司机知道目的地,选择愿意去还是不愿意去。易到的司机可以选择(接哪个乘客的订单),这是易到的特点。未来我们可能会沿着这个方向做一些深化,变成司乘双方充分沟通的一个平台,现在已经有司机议价功能。

  CE:其他投资人会看中这个特点吗?

  温晓东:就像微信支付很发达,但有人也想付现金。易到沿着这条差异化路线走下去,有一些场景是可以开发的。比如?#35759;?#21333;发给司机后,司机愿意接单就会有一个反馈,这个反馈页面可以是一个广告页面,比如车的广告,在精细化运营方面可以留出一些空间。

  CE?#27721;?#26131;到接触的这些公司,他们为?#35009;?#23545;易到?#34892;?#36259;?

  温晓东:(合作上)有无限的可能性。我举个例子,金融机构?#34892;?#36259;,可能是因为连接司机和乘客,推广增值服务、车险等。车企的兴趣点在于卖车,未来汽车的持有方式发生转变后,车企也担心变成一个加工厂。

  CE:易到的核心资产是?#35009;?

  温晓东?#21512;?#23545;成本。易到错过了一些行业机会,但是毕竟还有一定的?#27809;?#22522;数和开展业务的城市。你再想做(网约车)的时候,因为流量费用越来越高,?#23548;?#19978;会越做越贵。短期通过补贴完成获客,但不可?#20013;?#29616;在要做到易到这个规模,至少要投100亿。

  CE:今年年初有个声明说韬蕴资本愿意以一半的价格出让易到股权,这是怎么回事?

  温晓东:这是很明显的误读,我是说要做到易到这个规模需要100亿,声明的意思是100亿的一半就是50亿,而不?#21069;?#25105;们获取易到成本的半价。

  “希望易到回到创业公司的状态”

  CE:易到管理层的动荡会影响到它下一轮融资吗?比如CEO巩振兵卸任。

  温晓东:我们跟巩总谈分?#20540;?#26102;候,我的想法是希望易到回到创业公司的状态。我不认为是巩总不好,而是如果我要把易到变成一个创业公司,可能我?#20154;?#26356;合适,毕竟他是个经理人。

  CE:当时为?#35009;辞?#24041;振兵来做CEO?

  温晓东:第一,我认为外卖和网约车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第二,我跟巩总沟通、交流,我认为他不服输,有一股精气神,我希望他带到易到来。

  CE:会找新CEO吗?

  温晓东:可能短期内不会,还不确定。

  CE:去年发生的高管下跪?#24405;?#23427;背后是否折射出一些易到的管理问题?

  温晓东:易到缺乏向心力,因为频繁?#36164;鄭?#25152;以我想让易到回到创业公司的状态。

  CE:听说易到最近在裁员。

  温晓东:易到有500多人,这是根据过去单量很大的时候进行的人员配置。我之前一直没有调整,维持现状,希望给它找个?#24405;摇?#20294;是现在我希望这家公司回到创业公司的状态,我们要以创业者的身份去思考问题,那我们就必须做一些必要的动作。

  CE:为?#35009;?#35201;变成创业者的身份?如?#26410;?#24605;维上转化为创业者的身份?

  温晓东:我接手易到时,是投资人,关心的是时机,只想等价格合适了把它卖出去,现在我希望能长期经营。作为投资人,对我来?#21040;灰资?#19968;个点。接手易到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经营是一条线,意味着我需要更好地规划这条线,充分让线能画到下一个点。

  CE:之前你投资易到时,说没有哪家公司像它一样经历这么多动荡,这是易到的财富之一,现在看起来,这对公司的影响也很大。

  温晓东:两年前我这?#27492;?#26159;发自肺腑的,其实也被很多人嘲笑。但我认为一家公司是由人来构成的,公司经历生死,里面的人会和别人不一样。今天你说这还是不是它的宝贵财富,我觉得是的,至少对我来说是。我投资易到后,不断在复盘,易到到底做错?#22235;?#20123;事情?有没有更好的选择。这种复盘至少对我来说也是好的。

  CE:你认为易到做错?#22235;?#20123;事情?

  温晓东:最早是在合适的时候没有连接出租车,让它失去先机。其次是2016年的充返活动,这种极端的营销方案肯定是亏的。到我这里,我没有和贾跃亭?#30331;?#26970;,就接了这个盘。

  我觉得这件事我尽力了,只能做到这样了。如果你让我总结易到的问题,我会说它太官僚了,小公司患了大公司的病。

  CE:你认为易到?#35009;?#26102;候患上大公司病?

  温晓东:我接手?#26412;?#26159;这么一个状况,?#23548;?#19978;就是僵化,失去创新。最简单的是去看App,过去很长一段时间?#27982;?#26377;大的迭代。

  “我是一个特别无辜的继父”

  CE:韬蕴资本目前资金状况如何?

  温晓东:今天韬蕴遇到的问题和大部分公司遇到的问题一样,现金流出问题了。好在资产盖?#31859;?#36127;债,按市场公允价值计算的资产超过100亿。

  CE:韬蕴资本本来是财务投资人,现在在个人感情上,易到?#38405;?#26469;说有哪些意义?

  温晓东:我?#20154;?#20146;爸跟它还?#20303;6源?#22810;数创业者来说,初始投入并不很高,很少有人像我投这个量级的。我是一个特别无辜的继父,你可以理解为,我看见一个小孩,当?#26412;醯没?#19981;错,但小孩有一些顽疾,需要治疗。我尽我所能去给他治疗,但现在发现扛不住。

  我到现在还认为易到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它到今天所有的问题都是一个字,“钱”。当时卖给贾跃亭也是因为钱,贾给我的?#20449;?#26159;负债不超过23亿,但其?#23548;?#21333;算一下,当?#32972;?#36820;活动的累积充?#21040;?#39069;是60亿,易到送出的金额在50亿~60亿之间,扣掉平台一些相关费用,净亏损应该是30多亿。加上人员成本等其他费用,这个活动的亏损应该在40亿左?#25671;?#24403;时我们特别?#25285;?#22312;没有外部输血的情况下,怎么能相信亏损从40亿变到23亿呢?窟窿越来越大,我们的总投资额在50亿左?#25671;?/span>

  2017年9月,我跟贾在香港见面,说负债超了。贾说没问题,我来还,但你要签代?#20013;?#35758;。那次谈话很不愉快,在香格里拉,我是摔门走的。我说贾先生你这个样子的话,我觉得你没?#20449;笥选?#21518;来我把?#20540;?#32852;系方式都删了,又僵?#33267;?#19968;段时间。之后,众所周知的14亿借款方向韬藴资本追索。

  那个时间点对我来说也特别敏感,因为中信银行当时同意投资易到,不能有任何风吹草动。这14亿?#30452;?#25104;我买单了。

  2017年年底,我还是很有信心的。2018年春节,某家公司投资易到的事快要完成了,但因为一些临时突发的事情,掉链子了。2018年4月,另一家公司的?#23637;?#24847;愿也很大,但最后也无疾而终。

  从那时开始,我发现核心是大环境问题,大部分人都是看看,不动手。中信银行的钱用完后,员工工资和司机提现都是我们出,前面有一块胡萝卜勾着我们,一直有投资人?#34892;?#36259;,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扛下去。

  后来我一直在拿钱去补易到,但是在2019年春节前,我真的扛不住了。我用一个比喻,我就是一个短跑选手,然后你让我跑10000米,虽然现在我离终点只有500米,但是对不起我跑不动了。

  2019年回过头来看2018年的问题,首先大环境很糟,所有人?#27982;?#38065;。第二是细?#20013;?#19994;很糟。其实和用车相关的行业大概有90多个,?#22836;?#22320;产相关的行业有70多个,用车的带动效应应该比房地产还强,有无限种可能,但大家考虑的问题是,我愿意做这件事,但我为?#35009;?#35201;花这个钱。我们觉得你要做到易到这个规模,至少要投100亿。也有人认为?#32422;?#20570;不?#27809;?#36825;么多钱。

  中国网约车的现状有点“吃力不讨好的,抽佣高,但又吐回去(?#32654;?#34917;贴)了,问题变成怎么把补贴的钱赚回来。

  现在我们考虑最多的一个问题是,如何把易到变成一个赚钱的公司。

  CE:易到曾计划推出一些商业化措施,但似乎没有推行下去,原因是?#35009;?

  温晓东:因为融资进展不顺畅。

  CE:投资易到这件事,让你对商业或人性的看法有?#22235;?#20123;改变吗?

  温晓东:太多,没办法一两句话?#30331;?#26970;。这两年我们看清楚很多人,对我们以后处理事情的方式、想法都会有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