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在重大安全事件發生之后,喊出“All in 安全”的口號,接連發布多項安全相關措施,進行全方位的整改。在此之后,上海也展開了網約車行業整頓。10月22日,上海市交通委執法總隊、市公安交警總隊、市運輸管理處聯合約談了上海16家網約車平臺企業,要求12月31日前全面清退不合規車輛和駕駛員,并且要求10月26日-11月14日期間,對上海網約車實施臨時價格干預,各類車型的運價不得超過10月25日。這也是為即將到來的首屆進博會做準備,為堵住平臺管理漏洞,防范化解進博會期間各類風險。

  9項措施

  此次被約談企業包括上海大眾出行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強生出租汽車有限公司、神州優車(福建)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上海路團科技有限公司、首約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先鋒智道(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吉利優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貴州千禧綠色環保出租汽車服務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武漢斑馬快跑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美躍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北京東方車云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上海久柏易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假日陽光環球旅行社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上海申茂旅游發展有限公司、上海賽可出行科技服務有限公司、上海一嗨信息技術服務有限公司。此外,滴滴由于沒有獲得上海地區的運營資質,因此不在約談名單中,將單獨整改。

  10月25日前,被約談企業必須落實9項整改措施,并且于11月26日15點前反饋整改落實情況。9項整改措施包括:

  1.全面清理“馬甲車”。通過自查自改或根據聯合檢查組提供的嫌疑名單,全面核查并清理線上線下信息不符的車輛,對查實的賬戶進行永久封禁。(所謂“馬甲車”,即乘客在打車APP上叫來的車輛牌照和實際來接的車輛牌照不符,是非法客運車輛。)

  2.接入全量數據。要向上海市網約車監管平臺接入已注冊車輛基礎信息、已注冊駕駛員基礎信息、全量實時訂單信息(包括正在進行的訂單)。

  3.完善派單機制。要在派單前應用人臉識別等技術,對車輛和駕駛員一致性進行審查,同時禁止駕駛員選擇乘客。

  4.嚴格按照《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和《上海市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若干規定》的要求,即日起禁止對不具備資質的車輛和駕駛員通過審核注冊。

  5.建立投訴凍結機制。及時核查處理乘客投訴,對乘客投訴未核查處理的車輛和駕駛員,不得再次派單。

  6.通過頁面推送、短信提示等方式,督促平臺內滿足“滬籍”要求但尚未取得《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駕駛員證》的人員和滿足“滬牌”要求但尚未取得《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運輸證》的非營運個人車輛盡快按照交通運輸部《暫行辦法》和本市《若干規定》的相關規定到指定地點申請辦理。

  7.在臨時價格干預措施實施期間(2018年10月26日至11月14日),各類車型運價不得高于《上海市人民政府關于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期間實行臨時價格干預措施的通告》施行前(2018年8月15日)一日各平臺實際執行運價,同時不得新增其它收費項目。新投入運營的網約出租汽車平臺,在臨時價格干預措施實施期間的各類車型運價,不得高于已運營平臺在《通告》施行前一日相同或相似車型的最高運價。

  8.各網約車平臺按照相關規定只對同時具備網約車車輛營運證件和網約車從業人員資格證的簽約者發布招車信息等業務。

  9.要參照出租汽車駕駛員背景核查和監管有關要求,對從事或申請從事私人小客車合乘服務的駕駛員一律進行背景核查,對具有刑事犯罪前科、治安拘留前科的人員,堅決予以清理。

  整改之后

  滴滴在上海地區網約車市場仍然占據第一的份額。9月上海市交通委等多部門連續多次約談滴滴,上海市交通委員會執法總隊等三部門曾于9月11日、9月17日先后兩次聯合對滴滴開展了安全專項調查,并要求滴滴與9月14日前向聯合檢查組提交書面材料。但是之后滴滴報送的材料“均為無匯總統計、無序號、無頁碼的紙質材料(無法統計上報總數、無非滬籍人員和車輛清冊、無取得本市網約車資質人和車清冊),也未報送具體《整改計劃》”。

  9月16日至17日,檢查組抽取受檢材料中的信息進行核查,發現滴滴提供的全量信息和活躍信息中,大部分司機和車輛信息在監管平臺查無信息,并且部分司機和車輛在監管平臺中查不到訂單信息。此外,部分非法網約車在被交通執法部門查獲處罰后,依然得到滴滴平臺的業務。在第三次檢查后上海市交通委再次向滴滴下達了整改時間表,要求滴滴在9月30日前,對涉嫌1.3萬輛"馬甲車"進行核查和清退,并提供比對后的電子版本明細清冊。

  2018年1-6月份,上海市交通委接到網約車平臺投訴4150件。其中,滴滴的占比最高為70%。像滴滴、美團、易到這樣有大量私家車接入的網約車平臺,在合規方面存在巨大問題,也極其容易造成運力危機。天風證券的報告統計,在上海已激活的41萬余名司機中,僅有不到1萬名司機具有上海本地戶籍。去年北京實施“京人京牌”的網約車新政之后,網約車數量明顯減少,市民反映“打車難”的情況再次出現,包括滴滴在樂清事件之后“消失N夜”,用戶開始焦慮,市場開始呈現出混亂。北京上海的“京人京牌”、“滬人滬牌”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其實并沒能按照規定實現全面監管。

  兩年來,網約車平臺和政策間的你來我往,數據拉鋸,全面監管推進緩慢。在網約車出現重大安全事故之后,全社會警鐘長鳴,政策再次收緊。此次9項整改措施中,要求“接入全量數據”,包括“已注冊車輛基礎信息、已注冊駕駛員基礎信息、全量實時訂單信息(包括正在進行的訂單)”,這些數據主要是司機數據、運營軌跡等涉及公共安全方面,網約車平臺應當迅速配合。

  但是最大的問題在于,12月31日前全面清退不合規車輛和駕駛員,也就是說,不符合“滬人滬牌”條件的司機將于今年年底全部被清退上海網約車市場。此前滴滴、美團就已經在南京清退了20萬輛違規網約車,接下來全國其他省市也會陸續跟進。但是僅靠本地運力,完全無法滿足出行需求,尤其是在一線城市。時值網約車多事之秋,觀望者居多,僧多粥少,市場出現缺口。人們的出行需求近幾年已經得到了極大的釋放,并且還將繼續增長,大量不合規的網約車被清退后,可能出現新勢力入局、老玩家改變運營方式、市場呈現新格局的局面。一直以來快速增長的網約車被掐住脖子,在這種市場環境下,掌握技術的企業有機會為出行市場提供新的方案和可能。

  “無證經營”

  不過對于滴滴來說,上海此次整改措施可能成為更大的危機。此前上海市運管處副處長馬斐表示,滴滴但確實違規經營,只是按照現有的行業法律法規進行了多次處罰。據悉,滴滴此前提交經營許可,但是一直沒有通過的原因是,根據有關規定,需對網約車平臺公司、車輛、駕駛員實施三項許可。而滴滴在出臺規定前就已經開始運營網約車,有部分車輛及駕駛員是不符合有關規定的,需要將這部分車輛和駕駛員進行清退,然后再對其經營許可的授予做進一步的決定。滴滴體量比較大,無法一刀切,因此靠著交罰款違規運營到現在。

  此次上海的9項整改措施與之前對滴滴的要求契合,雖然滴滴不在被約談企業之內,由于份額較大,可能會采取特事特辦,但全面清退也不可避免。經此整改,滴滴將在上海市場進一步縮減份額,甚至面臨更大的監管壓力。首要任務是取得運營資質,滴滴在上海“無證經營”的日子可能到此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