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21-hkrzvkw3826649.jpg

  投資潮10月23日訊,賈躍亭投資的美國電動汽車制造商法拉第未來(FF)突然宣布將全員降薪。

  全員降薪20%

Gldd-hmuuiyv9215085.jpg

  美國時間10月21日(北京時間10月22日),FF通過全員郵件表示:由于投資方恒大健康未能履行其承諾并支付其同意支付的款項,導致FF正在面臨財務困難,公司因此被迫將對全員降薪20%。其中,公司創始人兼CEO賈躍亭將只領取一美金年薪,并已與新融資展開洽談。

  從FF內部員工獲得的郵件內容顯示:自本周起,全體員工的年薪降低20%。同時,在依照法律的前提下,小時工的時薪也將降低20%。公司承諾在資金到位后恢復原有薪酬。與此同時,還將“不得不采取裁員行動。”

  “此次降薪范圍涉及FF美國所有高管及員工。”FF內部方面人員表示。此外,對公司因投資方違約未按時支付投資款一事,不少高管表示愿自動降薪緩解公司目前緊張的財務局面。據悉,公司高管自動降薪幅度超20%。對于公司財務緊張的局面,也有不少員工表示“愿意只領取每月生活費,等公司未來情況好轉之后再補發其工資”,與FF一道度過這輪危機。

  據美國媒體報道,雖然在過去兩年里現金流十分緊張,但FF仍向高管支付了十分優厚的薪酬,總監級別的高管年薪均超20萬美元,另有約5萬美元的獎金和股票期權。其中,前首席財務官Stefan Krause年薪100萬美元,簽約獎金30萬美元,還有一筆可觀的股票期權。拿到恒大的首批8億美元融資后,FF漢福德工廠又招聘1300名員工,而且福利和薪水“是令人滿意,有競爭力的”。

  “今天對所有FF人來說是艱難的一天,特別是受到這項決定影響的同事們。我們感謝你們的努力工作和犧牲,我們都在Fight to the first”。FF在全員郵件中承認“做出全員降薪和裁員的舉措,是被迫而無奈的舉動。但在當前形勢下,為確保FF長遠規劃的實現,公司已經制定了一系列短期運營規劃,不得不做出艱難但必要的決定。”

  FF在郵件中也表示:“目前,公司正在積極采取措施,包括尋求與我們擁有相同愿景的投資人融資的機會。”

  源起投資糾紛

  按FF方面給出的說法,FF此次遭遇財務困難的起因是投資方恒大健康違約。實際上,FF宣布降薪決定的背景之一,是該公司創始人賈躍亭與其主要投資方恒大的翻臉。

  10月7日晚間,恒大健康發布公告稱,恒大子公司時穎于2017年11月30日與賈躍亭為實控人的Faraday Future原股東FF Top Holding Ltd.簽訂合并與認購協議,計劃分別于2018年底前支付8億美元、2019年支付6億美元、2020年支付6億美元,在三年內共投資20億美元。今年7月,FF Top提出時穎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畢2018年底前應付的8億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時穎再提前支付7億美元。時穎為了最大限度支持Smart King的發展,與Smart King及FF Top簽訂了補充協議,同意在滿足支付條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億美元。但FF Top在沒達到合約付款條件下就要求時穎付款,并以此為借口于10月3日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時穎作為股東享有的有關融資的同意權及解除所有協議。

  一天后,10月8日下午,FF發布公告表示,2017年11月,恒大以20億美元的交易對價獲得FF母公司45%的股權,約定于2018年年初支付8億美元,并承諾在之后支付剩余12億美元。FF方面表示:“今年7月,恒大主動提出簽署原投資協議的補充修訂協議(三方協議),并同意在原合約約定日期前進一步向FF提供資金保障,包括在2018年內支付剩余12億美元中的5億美元。”但近期恒大單方面對于與FF母公司早前所簽訂的投資合約條款出現多條違約,“除了首筆8億美元投資之外,恒大未能兌現向FF支付任何額外資金的承諾,反而試圖獲得對FF中國和FF所有IP的控制權及所有權。在這期間,恒大也阻止FF接受任何來自其他來源的直接融資。”

  雙方矛盾激化后,10月16日,就在FF與恒大間的仲裁結果未出之際,FF中國60余名員工向各大媒體爆料公司拖欠工資,原本該于本月15日發放的8月21日至9月20日的工資未發。稍后,共有60余名員工組成討薪隊伍,并向朝陽區勞動仲裁委員會提交申請。恒大方面則表示,這60余名員工的合同暫未換簽到恒大FF中國,不存在停止發薪一說。據了解,恒大FF中國在員工連續仲裁的施壓下,已向這部分員工發放了工資,其中三期員工(孕期、產假期、哺乳期)在17日晚上和18日上午收到工資,其余員工19日下午收到了工資。

  目前,FF和恒大健康正在等待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仲裁結果。

  雙方關系演變

  恒大和賈躍亭的關系見諸媒體最早始于今年2月。美國加州時間2月13日下午,Faraday Future(FF)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加迪納(Gardena)研發總部舉辦了第一次全球供應商峰會。賈躍亭在大會上的演講中表示,FF已成功完成15億美元股權融資,其中5.5億美元已經到賬,基本滿足公司IPO之前的全部資金需求。當時就有消息稱投資方為恒大集團董事長許家印。

  稍后3月26日,恒大集團召開2017年全年業績發布會,有媒體問起恒大是否投資FF時,許家印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微笑了一下便匆匆離場。

  4月8日,廣州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網站發布《廣州南沙開發區國土資源和規劃局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網上掛牌出讓公告》,受讓方為FF的關聯企業睿馳汽車,睿馳智能汽車(廣州)有限公司(睿馳汽車)以底價3.641億元的價格拍下廣州市南沙區萬頃沙保稅港區一塊約601畝的制造業用地,并于4月12日通過資格審核。當時有消息表示銳馳的順利拿地得到了恒大的幫助,許家印或已投資賈躍亭的造車公司。

  4月10日,有報道稱,一名FF內部人士表示,對于許家印投資FF的傳聞,FF內部奉行“不肯定,也不否定”,“賈躍亭對內說,投資人要求FF不能公布他的身份,投資方會擇機公布”。

  4月16日,有消息稱許家印已確認投資了FF,恒大集團已取代賈躍亭成為FF最大股東,賈躍亭僅為第二大股東。知情人士稱,“鎖定FF的CEO 15年”是賈躍亭讓出第一大股東的條件。隨著大股東地位的出讓,投資方已向Faraday Future Global所屬的FF美國和FF中國派駐了財務人員,對FF的財務進行全面接管。

  二者關系的確立在今年6月25日,FF通過官方微博宣布,其已于日前正式通過美國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CFIUS)的審批,目前已完成20億美元的首輪融資。當天早些時候,恒大健康產業集團發布公告稱,許家印實控的中國恒大向恒大健康提供67.5億港元(約合人民幣56.25億元)的三年無抵押貸款,用于收購中譽集團主席趙渡旗下的香港時穎有限公司100%股權,從而間接獲得Smart King Ltd公司45%的股權,成為其第一大股東。資料顯示,中譽集團持有恒大健康2.66%的股份,且持有恒大集團9.5%的優先票據。稍后,恒大向合資公司Smart King Ltd派駐兩名董事,其中,中國恒大總裁夏海鈞任該公司董事長,并擔任FF董事長,恒大健康主席時守明任合資公司董事。

  據悉,2017年11月30日,香港時穎公司與以賈躍亭為代表的FF原股東以合資模式設立一家叫Smart King的新公司,全資持有FF母公司FF美國、FF香港。時穎出資20億美元獲取合資公司45%股權,該交易于2017年12月1日完成第一次交割。FF方面當時表示,截至2017年12月融資后,公司估值達44.5億美元。之后,時穎公司先后向FF注入共8億美元用于FF的中美業務運營,且在通過CFIUS的審核后,雙方完成了前述交易的全部股權交割。

  此后不久,FF內部人士曾透露,美國當地時間7月13日,許家印一行來到位于洛杉磯的FF總部進行視察,并就公司未來發展與FF管理層進行了研討交流。恒大集團總裁兼FF董事長夏海鈞、恒大集團副總裁彭建軍、FF創始人兼全球CEO賈躍亭、FF全球研發高級副總裁Peter Savagian、FF全球生產制造高級副總裁Dag Rechhorn、FF全球產品高級副總裁Nick Sampson及FF全體高管陪同視察。

  稍后,7月24日,FF在廣州成立的睿馳智能汽車(廣州)有限公司正式更名為恒大法拉第未來智能汽車(廣東)有限公司,并于8月完成了法定代表人、股東、董事和財務負責人的變更。新法定代表人彭建軍抬頭是恒大高科技集團副總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長兼恒大法拉第未來智能汽車(中國)集團董事長,至此,恒大已全權接手了FF中國管理權。

  今年8月初,恒大健康開始向原FF中國派駐人事、財務團隊,并在FF中國旗下公司進行改名,即在前面加上“恒大”字樣。比如睿馳智能汽車(廣州)有限公司(下稱:睿馳汽車),改稱恒大法拉第未來智能汽車(廣東)有限公司(下稱:恒大法拉第廣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