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jpg

  京東金融終于脫離京東,“自立門戶”了。很多人以為京東金融獨立分拆,主要是為了拿牌照以及在國內上市。那么分拆之后,是不是就意味著京東金融就能完全擺脫劉強東的控制,獨當一面了呢?那可不見得……

  京東金融與京東的關系

  京東金融成立于2013年10月,迄今為止經歷了四個年頭,京東金融已逐步構建了供應鏈金融、消費金融、財富管理、眾籌、證券、保險、支付、金融科技以及農村金融九大業務板塊。但京東金融的定位與螞蟻金服、百度金融一類金融公司不同,京東金融對自己的定位是“金融科技”。

  京東金融CEO陳生強曾表示過,京東金融以數據為基礎,以技術為手段,借力京東的場景和用戶資源來做金融業務,這是自營金融業務。而京東金融的誕生,事實上也是源于京東商城的技術沉淀。

  據了解,京東金融的初創團隊是由外部引進和京東商城各體系(網站、訂單交易、支付、財務、數據等)研發團隊的技術精英組成。這樣的團隊設定,從一開始就注定了京東金融與京東集團密不可分的關系。

  或者說,京東金融的成長與京東商城的成長是息息相關的。在“618”、“雙十一”、“雙十二”這樣的大型促銷活動中,京東金融為京東提供了堅實的技術基礎,使得京東支付、白條、風控等大流量業務能夠平穩安全度過,助力京東商城業績一次次打破歷史記錄。

  而京東金融在這過程中,金融支付、京東白條等業務也逐漸得到完善,所以說京東金融的發展是以技術為支撐,以支持京東業務的壯大為導向的。

  如今京東金融逐漸發展成熟,成為京東集團主干業務之一,要想獲得更大的發展空間,獨立經營是遲早的事。

  還記得,2016年京東集團的年會上劉強東曾揚言,要在“未來三到五年,除了集團在美國上市之外,還要打造2家以上的上市公司”,指出“從京東金融開始,每個未來上市的公司,集團都會拿出這個子公司大量的原始股發給大家。”

  由此可見,京東集團和劉強東對京東金融是寄予厚望的。雖然自京東金融從京東集團分拆,外界關于京東金融計劃上市的猜測不斷,但京東金融方面并不承認有上市的計劃。

  雖然京東金融現在獨立出去,京東集團的財務報表中也不再有京東金融的身影,但短時間內剛剛“成年”,還尚未“長大成人”的京東金融,未來還會繼續依賴京東集團的資源發展。

  而且從另一方面講,京東集團旗下京東商城的前端業務和技術依然與京東金融密不可分,所以接下來京東集團在業務上還會與京東金融有密切往來,不過就京東金融近幾年積累的數據資源,京東金融未來將有機會獲得更多獨立發展的空間。京東集團的適當放手,反而對京東金融業務的拓展有好處。

  “東哥”仍有絕對控制權

  即使京東金融“自立門戶”,也并不意味著京東金融將完全擺脫京東集團,不受劉強東的控制。要知道,劉強東手中仍握有京東金融大部分的投票權。

  2017年3月2日,京東集團(NASDAQ:JD)在年報中披露,已于3月1日簽署關于京東金融的最終協議,出讓其所持有的京東金融全部68.6%的股份,將獲取約143億元人民幣現金,以及在京東金融未來實現累積稅前盈利后獲得其稅前利潤的40%。京東集團董事長劉強東個人將按照公允作價購入京東金融4.3%的股份。

  而早在2016年公布的三季財報中,京東曾披露,將重組京東金融,讓京東金融成為只有中國投資者為股東的純內資企業,以便更好地開展中國政府特許的金融業務以及更好的利用資本市場資金。

  所以說,此次京東金融的重組,只是京東集團內部的重組,京東金融目前的新身份就是京東集團內資企業。

  而且根據公告,此次重組交易共涉及142億元人民幣(約21億美元),由于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劉強東,同時擁有京東集團和京東金融的控制權,所以這筆資金將作為收益記錄在京東集團2017年第二季度財務報表的權益科目中的資本公積。

  此外,證券日報報道稱,如果中國相關監管法規許可,京東集團有權將其在京東金融的權利轉換為京東金融40%的股權。

  另根據京東金融對時代周報記者透露,依照劉強東所持有的股份以及通過投票權委托或其他安排獲取的員工和其他投資人的投票權,劉強東還將擁有京東金融多數表決權。

  包括京東金融CEO陳生強也曾表示,京東金融重組完成之后,仍將與京東集團的戰略保持一致,與電商和物流板塊協同服務各類金融及商業企業。

  據此判斷,京東金融的控制權仍牢牢地掌握在劉強東的手中,并未因分拆而旁落他人,即使未來出現什么“變故”,京東集團也有機會贖回在京東金融40%的股權。

  劉強東的金融“帝國”

  互聯網科技公司分拆旗下的金融業務,要么是為了打造純內資機構,要么是為了獲取更多的金融牌照拓展業務,亦或是獲得資金市場的支持。而京東金融分拆的目的,顯然是前面這兩種。這種做法,一如當年阿里巴巴分拆支付寶。

  京東金融對自己的定位是一家服務于金融行業的科技公司,主要的服務對象為城市、農村企業以及個人客戶,為他們提供信貸、理財、支付、眾籌、保險、證券等服務。同時,將自身所不斷積累的數據與技術能力、風控能力、反欺詐能力、場景獲客能力等向中國數千家金融機構輸出。

  京東金融CEO陳生強曾在2016年京東集團年會上表示過,“京東有的是近兩億的活躍用戶,幾十萬的供應商和合作伙伴,強大的線下物流體系,以及十余年積累下來的用戶數據和交易數據,還有足夠的技術積累等。這都是我們做金融的基礎和資源。我們所做的業務起步的產品設計必須依靠這些基礎。”

  顯然劉強東的京東商城為京東金融,奠定了一個良好的基礎。而經歷過此次重組,京東金融未來的方向也更加明確:一方面是開展更多需要政府許可的金融服務業務,并更好地利用國內資本市場的資金;另一方面則是讓京東集團的投資人更加明晰了解集團主營業務的發展情況。

  眾所周知,在中國金融強監管的背景下,獲得金融牌照將變得越來越困難,京東金融已經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下邁出了第一步,那么接下來即將邁出的第二步,則需要金融牌照的保駕護航,這也是京東金融和劉強東目前所急需的。

  劉強東曾說,“未來,京東金融不僅會有金融產品和服務,也有計劃進入證券、征信、銀行、保險領域,并通過自主申請或投資入股的形式獲取相應的牌照。”

  而目前,京東金融的兩大資產端業務供應鏈金融和消費者金融,主要是依靠ABS的方式融資,這種融資模式成本,雖然在市場化融資中已經是最低水平,但依然沒有持牌金融機構在銀行間市場的融資成本低。

  況且,金融本就是一個資本密集型的生意,資金規模幾乎決定了金融業務的發展規模。雖然京東金融有好的技術作為支撐,但這只能降低運營成本、提升效率,只是一種手段。在金融行業,只有獲得更多的融資,更多的資金本,才能解決公司發展的根本問題。如若不能,那么凈資產規模遲早會成為京東金融發展的瓶頸。

  此外,京東金融已經在用戶消費、店鋪經營中沉淀了大量的征信數據。據公開資料顯示,這些數據能夠讓京東金融在不需要人工審核的情況下提高放貸效率、降低風控危險;同時,這些數據對外開放,與傳統金融機構的風控形成補位。

  這對于京東金融來說,在行業領域已經占據了先天優勢,而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除了擁有數據之外,如何把數據流、資金流和物流鏈協同起來,連起BC兩端,打通線上線下完整的金融產業鏈生態。

  據了解,目前京東金融已陸續與興業銀行、光大銀行、民生銀行、華夏銀行等商業銀行推出聯名卡,更與中國銀聯、工商銀行、山東城商行聯盟、廣東農信等傳統金融機構達成戰略合作。

  可以預見,當京東金融發展到一定程度,擁有了完善的金融服務和業務體系、規模之后,不僅有機會實現劉強東“上市”的理想,還將會和螞蟻金服一樣,成為京東旗下有力的投資助手,成為京東集團“開疆擴土”保駕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