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了么 百度外賣.png

靴子終于落了地。

據媒體報道,餓了么最快將在本周宣布收購百度外賣。該交易完成之后,百度外賣將獨立運營一年。

據《財經》報道,交易價格分為兩個塊:百度外賣5億美元出售;此外百度打包一些流量入口資源給餓了么,作價3億美元總共收購價格為8億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這 8 億美元中 2 億美元為現金,餓了么增發股份 3 億美元,交易完成后百度占餓了么股份 5%,剩余 3 億美元鎖定期為五年。

潰敗從內部開始

兩年前,百度CEO李彥宏200億元人民幣豪賭O2O,百度外賣從估值來看也能算上一只野心勃勃的獨角獸公司。

20157月,百度內部開展了“航母計劃”,將百度糯米、百度外賣、百度視頻、百度音樂、百度文學、91桌面等曾經重金投入的業務分拆,獨立融資。作為首批重點項目,百度外賣A輪融資金額高達2.5億美元。

一年后的20167月,在Q1財報發布后的電話會議上,百度曾明確表示外賣的新一輪融資已經結束,且估值達到24億美元。但最終,餓了么拿下百度外賣只花了5億美元。這也意味著,如今的百度外賣身價連獨角獸公司的門檻都摸不上了。

百度外賣的潰敗,是從內部開始的。百度外賣的創始團隊來自百度地圖,20145月,百度外賣的1號員工王莆中帶了4個產品經理、百度外賣CEO助理景輝(音譯)以及宋振宇(音譯)做百度外賣,打造了百度外賣引以為傲的配送系統“小度驛站”。

2015年,王莆中帶著復雜情緒加入美團。初期負責產品和一部分技術,下半年負責外賣事業部。談到離開,王莆中坦言,“很長一段時間里,老王(王慧文)會和我談業務上遇到的問題、解決的對策以及自己的困惑,我們會很單純地交流。一個月算下來,他和我交流的時間比老大跟我溝通的時間都長,你說我為什么走?”

理所當然地,王莆中的離開也帶走了他的技術團隊,之后又在清華招了一個專門做系統優化的博士,以及原來做過煉鋼、能源等大型運籌方面的人才,搭建了美團外賣的后臺系統。

之后,曾經負責物流的王耀弘、宋黎明(原拉手網聯合創始人,現航美副總裁)也相繼出走。201654日,原本負責渠道代理的副總裁陳錦暉也宣布離職。

王莆中出走的這一年,百度外賣的輝煌故事也隨之落幕,轉折點就發生在當年春節后。

由于競爭對手給騎手更多獎金和補貼,百度外賣的外賣員招聘一度受阻,以至于運力有限,這一結果導致了春節后,百度外賣的發展第一次出現了增長停滯的局面。

在此之后,由于未見市場份額增長,但補貼燒錢卻一直不停,百度集團失去了耐心,要求百度外賣減少補貼。據 AI 財經社報道,16 7 月,百度外賣第一次大力度降低補貼。用戶反饋直接,“光 7 月一個月,百度外賣的市場份額就得掉 4 個百分點”。

去年夏天,百度外賣終究沒有挺住。至此,鑄下掉隊的命運。

根據比達咨詢數據顯示:中國第三方餐飲外賣市場格局,按交易額計算,2017年第一季度餓了么占比36.5%,美團外賣占比33.0%,百度外賣占比17.3%

在距離李彥宏砸入200億的21個月后,新任百度總裁、COO陸奇同樣宣布要投入200億元來打造汽車無人駕駛系統,而這筆200億,已經和糯米、外賣沒有任何關系。百度外賣徹底被棄。

餓了么的“小九九”

百度外賣退出已成定局,外賣市場將再次生變。據易觀發布的2017年第二季度中國互聯網餐飲外賣市場分析報告顯示,餓了么App月活人數達3402萬,美團外賣月活人數為2989.7萬,雙方的對抗呈現膠著狀態。有分析人士稱,一旦餓了么爭取到百度外賣的上千萬月活人數,很可能借此奠定行業老大地位。

據媒體報道,此前百度外賣與餓了么之間的談判一直有在進行,只是進展不大。

沒能談妥的原因,是因為百度一直試圖將百度外賣和百度糯米打包出售,但是似乎沒有人對糯米感興趣。

直到今年5月,餓了么在去年獲得阿里F12.5億美元投資的基礎上,又得到阿里的10億美元投資,小富即安的餓了么加快了收購百度外賣的進程。一個月后,餓了么創始人兼CEO張旭豪帶著自己的團隊入京,和百度外賣就收購一事展開磋商。

有媒體解讀,餓了么之所以對百度外賣感興趣,出于兩點原因:一,自動派單系統。要知道,餓了么至今沒有上線自動派送系統,還是基于人為干預運作。二,人群定位較低端、客單價也偏低的餓了么,覬覦百度外賣的那群高價值用戶,那群愿意為高單價外賣買單的用戶。

但百度外賣一位前高管張寧(化名)卻認為,“如果真是這樣,只能說餓了么這幫人對外賣行業的理解還不深入。”他表示,餓了么絕不是因為技術層面的原因而沒有上線自動派送系統,其中必然涉及到內部利益分配或機制等問題。至于高端餐廳資源,理論上也不是根本問題,從百度外賣挖幾個得力人手,不是沒有破局的可能。

相反,收購百度外賣之后,兩家業務高度重合的公司必然面臨系統的對接與打通。美團與大眾點評合并之后,相同業務的整合調整曾是一段時間的重心,也不可避免地發生重復人員溢出。而關于交易背后的真實意圖,恐怕只有當事人心知肚明了。

美團的“麻煩事”

雖然之前,美團和百度談過,但是這次最終是餓了么收購百度外賣,這意味著百度外賣最終站到了美團點評的對立面。交易完成后,外賣市場的戰斗恐怕并不會停下來,而是越燒越旺。

1、餓了么和美團雙方不斷招兵買馬,不斷整合、收購其他的小平臺,加大各自的覆蓋率。

2、從資本的逐利性來看,斗爭不是最終的目的。不排除斗到最后,大玩家從中牽線,整合了餓了么和美團。因為大玩家是最大的股東,也是最終的利益獲得者,不然,人家憑什么一輪一輪的投你,一直到F輪還砸十幾億美元給你?

3新零售已經成為外賣業務的另一個新戰場,流量、物流和商家的供給都成為競爭的著力點。

兩強爭霸并不是王興所說的“下半場”,事實上外賣市場仍停留在上半場,這是業內人士的共識。此前,王莆中表示,對比中美的情況來看,國內的外賣市場滲透率并未達到極限。“未來外賣的滲透率的增長3年至少有3倍以上的空間,當然餐飲本身也在增長。線上化率會越來越高,我認為會接近95%。”

餓了么首席運營官(COO)康嘉也持類似的看法,以現在的競爭局勢,收購解決不了什么問題,也沒什么必要,“外賣市場還在急速地擴大,隨著行業發展,未來不光是份額的競爭,更是效率、模式等的競爭,外賣競爭的下半場時間會比上半場更長”。

而美團現在的問題是,規模大,不賺錢,IPO還沒完成,這就比較麻煩。由于沒有IPO,美團就需要后一輪投資者接前一輪的盤,而隨著美團規模越來越大,燒錢越來越快,后續投資者越來越不好找。現在百度外賣和餓了么合并,市場份額再被反超的話,后續投資者的信心就更是問題。

由此,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美團點評和餓了么的外賣博弈將是一次漫長的戰役,而且雙方極有可能不會以合并作為故事的終點—至少在盈利壓力凸顯前,任何一方都不愿意將市場份額拱手相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