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开头极为魔幻,这种魔幻,体现在顶流网红的改弦易主上。

  2018年的顶流网红代表,男有出自抖音的摩登兄弟刘宇宁、已经出道的费启鸣,女有斗鱼一姐冯提莫。一个是身高187cm、一唱成名养活了整条丹东老街甚至登上《歌手2019》的小哥哥,一个是长了一张初恋脸已经变成综艺新秀的国民弟弟,一个是稳坐主播界头把交椅风?#33402;?#30007;圈的小姐姐,他们?#26377;搜?#26792;、张大奕等电商网红时代的出圈规律——有颜值或才艺等一技之长,符?#29616;?#27969;审美,靠着积累出来的路人缘和可遇不可求的运气,晋身顶流网红。

  换句话说,他们的顶流之路尚且有迹可循。?#27426;?#36817;几个月来,顶流网红的画风突变,先是“发际线小吴?#20445;?#20877;是戴着橙色假发的“女装大?#23567;?#27611;毛姐、“口红一哥”李佳琦,如今最热的,是一位捡了26年垃圾的流浪汉。

  在这一批非典型顶流网红的诞生过程中,“一技之长”的出圈规律已经失效,无论是网友的围观,还是全平台流量的倾斜,“猎奇文化”都成为了主?#23478;?#32032;。

  “猎奇滤镜”下,新顶流网红诞生

  从捡了26年垃圾的流浪汉,到网红争相“朝拜”万人瞩目的大师,沈巍的走红有点像出黑色喜剧。

  百度指数搜索结果显示,3月18日,“沈巍”两字的搜索指数由前一日的4118飙升至82330,爆发式增长到历史最高峰值,我们以2018年的顶流代表冯提莫和摩登兄弟当天的数据为参?#36857;?#27784;巍”的搜索指数是“冯提莫”的11倍,是“摩登兄弟”的39倍。此外,其近30天数据相?#20808;?#24180;同期环比增长1156%,资讯指数则环比增长5277%,换句话说,沈巍几乎是在一夜之间进入顶流网红序?#23567;?/span>

  

 

  其走红原因不难探讨,对于网友来说,他们惊诧于这位?#24459;?#35124;褛、在垃圾桶里?#39029;?#39135;的流浪汉,竟然是个书痴,熟读《论语》《战国策》《朱子家训》《尚书》《左传》等国学名作,满腹经纶?#39029;?#21475;成章,能讲出“一丝一缕恒念物力维艰”、“先知先觉者?#22836;?#23376;仅一?#34903;?#36965;”、“不是我懂得多,而是现在的人书读得少”等金句。而他的流浪、他自发性的捡垃圾、不接受任何外界援助,也是因为他是个身体力行的环保主义者,提倡垃圾减量、垃圾回收的理念。

  这种外在和内在上形成的鲜明反差,塑造了一种真实的稀缺人设,满足了网友们的猎奇心理,线上“围观”沈巍成为一股风潮。

  在短视频平台?#28304;?#30340;流量分发机制下,视频以病毒式传播的速度发酵,沈巍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光速窜红。同时,“流浪大师”也成为一个大功率热点,分配着流量信道。截至目前,在抖音上随手搜索一下“流浪大师?#20445;?#26377;他出镜的视频,数千互动、上万点赞仅是“起步价”。

  近几天来,“流浪大师”更是?#29615;字?#27795;来的网红们“蹭”流量,与早前沈巍独自一人在视频中传道授惑不同的是,新流出视?#36947;錚?#27784;巍被大量衣着光鲜的网络主播们围堵,求合影、求同框、求金句,甚至有网红打出“流浪大师,我要嫁给你”的?#20449;疲?#22330;面夸张而滑稽。

  

 

  

 

  意外走红后,沈巍捡垃圾看书的平静生活?#29615;?#30862;,在新的跟拍视?#36947;錚?#27784;巍已经剪了头发、换了新衣,偏离了原?#38236;?#20215;值观轨迹。

  在接受《重庆晨报》采访的过程中,沈巍表示:对于这次爆红,我挺惊讶的。?#24187;?#30333;大家为什么称我为“国学大师?#20445;?#25105;只是多读了几本书,有一些知识。现在我不?#39029;?#38376;也不敢睡觉,24小时都有人盯着我。我只能暂时寄居在没有装修的门面房里。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而“流浪大师”沈巍仅是“猎奇文化造网红”的一个缩影,从这个样本里,我们窥见了网友们建立在“刻奇”心理下的内容需求,愈趋成熟的互联网平台满足了大众的这点“恶趣味?#20445;?#23427;们深?#31232;?#36234;猎奇,越吸引眼球”的出圈法则,却也因此把大量素人推向了风口。

  前有芙蓉姐姐、犀利哥、凤姐,后有小吴、李佳琦、毛毛姐,猎奇文化造网红

  “猎奇文化造网红”并不少见。

  去年年底,“发际线小吴”另辟蹊径地走出了一条“理发红”的野路子。他的“猎奇”之处,其一在于曝光?#24405;?#30340;匪夷所?#36857;?#25454;《1818?#24179;?#30524;》的报道,杭州小吴去理发店理发,并在店内体验了修发际线、修眉毛两个项目,被店家要价18000元,最终以2500元的代价结束了这起离奇案件;其二在于外貌上的与众不同,在新闻画面中,小吴以一张集气愤、疑惑、委屈于于一体的表情,以及圆润的发际线和精修的眉毛成功引起网友的关注,随后,其表情包在微信、微博等社?#24187;?#20307;上广为传播。

  

 

  同时,在带货网红圈内,诞生了一位“女生钱包的天?#23567;薄?#21475;红一哥李佳琦,他凭借在抖音上的口红试色视频火爆全网,创下了5小时带货353万的记录,在去年双十一的一场直播带货挑战赛中,李佳琦更以5?#31181;?#21334;出15000支口红的成绩力压马云。近来,李佳琦开始接受高奢品牌邀请,与奚梦瑶、朴敏英、关晓彤、吉克隽逸等明星同框互动,成为短视频美妆版块的顶流IP。笔者认为,李佳琦的成功同样离不开猎奇文化的加持和包装,他的奇特之处,来自于高颜?#30340;?#29983;擦口红并发出“Oh,My God”赞叹时的“性转”效应。

  

 

  在专?#30340;?#23481;生产领域,“毛毛姐”横空出世,一句“好嗨哦,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34987;?#36941;中国。网?#35759;?#36825;个真名为余兆和、长相清秀帅气的男生的关注,同样离不开刻奇心理——视频中,余兆和变身女装大佬,有着一头标志性的橙色假发,有着魔性的贵州味普通话和笑声,再加上浮夸演技和搞笑剧情,这种?#31283;?#26377;余的角色?#21019;?#24418;成了“毛毛姐”吸引网友注意力的关键。截至目前,抖音账号“多余和毛毛姐”已经获赞2亿次,粉丝人数达2815万。

  而当我们?#35759;浴?#29454;奇文化造网红”的观察延展到更长的时间范围内时,会发现,凤姐、芙蓉姐姐、犀利哥、网络小胖甚至Hold住姐谢依霖,这些顶流网红界的鼻祖人物,无不是在猎奇文化中崛起。

  “猎奇”网红流量原罪

  曾经,顶流网红界在“猎奇”和“审美”之间有一道分水岭,以凤姐、芙蓉姐姐、犀利哥为代表的猎奇系网红仅占据网红金字塔的一小部分,奶茶妹妹、天仙妹妹、南?#31232;?#24352;?#29454;?#31561;审美系网红才是市场主流。而随着近几年短视频、直播产业的高速发展,猎奇系顶流网红出现的越来越频?#20445;?#20854;在整个网红金字塔的构成?#20804;?#28176;有了“头部迭出,腰底部壮大”的趋势。

  网?#35759;?#29454;奇系网红的关注尚可以“溯源?#20445;?#24066;场主动推出、或者侧面助推这些猎奇系网红又是出于什么动因呢?

  笔者认为,归根究柢,网红经济等同于注意力经济,猎奇系网红的集中崛起,特别是2019年年初顶流网红风向的彻底“流转?#20445;?#23459;告了一种新的破圈路径:越猎奇——越流量——越现象。

  

 

  因此,流浪转变为流量,?#21019;?#36716;变为流量,女装大佬同样转变为流量……笔者认为,这恰恰值得行业警惕。2018年以来,短视?#23548;?#30452;播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格监管,多方监管政策出台,大量“擦边球”行为得到整治和肃清,产业发?#32929;?#24577;正处于重构和新生的临界点上,而当“猎奇”成为“一夜进入顶流序?#23567;?#30340;参考路径时,新的乱象或许将产生,从此次网红们围堵“流浪大师”的难看吃相上,这种隐忧不难窥见一二。

  高晓松曾就硅谷与?#32654;?#22366;的生产理念提出讨论:“每当硅谷提出根据数据,你应该这样那样做可以赚更多钱,?#32654;?#22366;的回答是——拍毛片最符合你的商业逻辑,那谁来拍《?#24651;?#21202;的名单》和《美国往事》?”换句话说,在互联网公?#38236;?#36816;作下,流量是最终标的,而如何避免将流量当成唯一标的,则是整个行业亟需正视的问题。

  近些年来,网红经济已经成为一条有行业标准、有专业机构运作、有投资机构看好的新兴产业链。据美拍和易观联合发布《2018中国短视频MCN行业发展白皮书》,2017年中国MCN数量规模达2300家,其中短视频MCN机构占比74%。

  2018年预计市场总量将达4500家,2019年将达6800家,包括淘宝、微博、美拍、大鱼号等在内的各类平台都提出发展短视频MCN的战?#22278;?#23616;。以微博为例,截止2018年,与微博合作的MCN机构数量达到1917家,?#20808;?#24180;增长269%,合作覆盖领域达53个。

  这种体?#21487;弦?#32463;规模化的“基本盘?#20445;?#20915;定了网红经济发展的势不可?#30149;?#32780;当“网红”已然“产品化?#20445;?#24066;场唯“流量”是瞻,我们?#25351;?#22914;何避免出现下一个无辜的“流浪大师”呢?